平码计算公式

赵飞云心中突然一震

赵飞云的实力比那执法骑士高了不知多少,一路跟踪下来,那武士一点也没有查觉到背后还跟着人。走了半天,终于来到了一个山壁前,也不见有什么动作,竟直直的走进了山壁之中,好象山壁竟是不存在一样。赵飞云知道这一定是他们的窝了,没有急着去探查山壁,而是小心冀冀的展开精神力向四周感知。果然,他感到这山壁之外有一层奇异的能量罩。他听龙氏的人说起过,这种就是神圣教会常见的结界术。看这个结界十分的脆弱,几乎是只要一有人走上去就会碎掉的样子,应该是警报一类的。赵飞云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回去通知李翔龙,叫上龙氏的人一起来挑了这个窝。他没有自大到自认为自己可以一个人就能扫平这个神圣教会的秘密据点。往回走了几里地后,眼看着马上就要进城。赵飞云突然感到背后传来一丝几乎难以查觉的杀气。本能的向一边闪去,只觉得后腰一凉,一股热流涌了出来。忍住巨痛,赵飞云急忙封住了自己伤口边的几个穴道。刚才如果不是反映还算快,这一刀就能要了他的命。还没等他回过气,一个人影向他急扑过来,生死关头,赵飞云的能力瞬间超越了自己的极限。一声暴喝,一股强大的纯能量以他为中心炸开。这个中级道术中的气暴术虽然早已能用,但象现在这样,不用结法印聚集能量,仅凭着自身的精神力强行施展,却是从没做到。气暴术并不是什么杀伤性很大的术法,但它却是法术系的修真者拉开自己与近战系对手之间距离的很实用的道术。借着那杀手被气暴术阻住的空隙,赵飞云顾不得伤口的巨痛,向后弹开。这才有机会打量差点挂了自己的这个杀手。这人大约四十左右,是个欧洲人面孔,应该是那神圣教会的人吧?身上穿着一件十分精美的黑色皮甲,皮甲上纹着一丝不知名的符文。在皮甲上,赵飞云还感到了一股不是很强的能量层,看来,这件皮甲应该是经过法术加强过的。这杀手手上拿着的是一柄不是很长的短剑,比平常的匕首要长一点,上面还有一丝血迹,绝对是自己刚才留下的。可能是对于赵飞云能逃过自己的偷袭感到意外吧,杀手的脸上有一些惊讶。赵飞云心中暗暗叫苦,自己并不擅长近战,而这杀手摆明了是个近战高手。如果是给他施法的时间,赵飞云有绝对的信心能轻松的干掉三个以上象这样的对手。而现在,只怕最好的结果就是拼着自己重伤,才能将这杀手干掉了。“没想到你竟能躲开我的暗杀术,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杀手突然开口用十分流利的汉语说道。“你是从那山壁前就跟上我的吗?”杀手点点头:“没错,我之所以当时没下手,就是因为没有把握。你当时警惕性太高了。我于是决定跟着你回来,在路上下手。因为一个人在完成任务后回程时,是警惕性最低的时候。”赵飞云心中一动,眼睛微微一眯:“这么说,除了你,没人发现我了?”杀手冷笑一声:“没错,所以你只要杀了我,你的任务就不算失败。我的同伴最早也要在晚上才会发现我出了事,而那时,我相信一切都已成定局了。”赵飞云吁了一口气,将自己的精神能量调整到最佳状态:“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因为如果你全力逃走的话,我不一定有把握能拦得住你。”杀手似乎不是很急的样子。赵飞云心中突然一震,从这杀手可以跟踪自己那么长时间,在自己最大意的时候才下手。摆明了是个心思细密的家伙,怎么会不抓住自己受伤的机会抢攻呢?反倒是在这里说个不停,难道他是故意在拖时间?一挥手,一个火球直奔杀手而去。“你发现的太晚了!”杀手一声冷笑,身形一闪,已消失不见踪影,就连气息也一丝全无,就象是已消失了一般。但赵飞云知道,这杀手一定就在自己四周。看来,他这种隐身术是不能连续使用的,不然杀手也不会故意拖时间了。可恨自己一连上了两个当,可以说是被他玩得团团转。脚下轻轻一顿,劲力所至,方圆数十丈之内的尘土飞到了空中,赵飞云将精神力布在这些灰尘之上。这个方法,是他昨天从李翔龙那学来的,没想到今天就用上了。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又过去了……杀手始终没有动静,但赵飞云也不敢轻动。他不知道杀手是不是还在,但他可不敢冒险,后腰的伤口还痛着呢。怎么才能把这个杀手逼出来呢?赵飞云心中一动,这四周地势十分的平整,没什么障碍, 免费精准一肖两码中特而这个杀手如果不会飞的话, 曾道人免费马会资料应该和自己就在一条水平线上。一翻手, 六姐精选神算网马会资料符咒枪出现在了手上, 精准生活幽默破解一肖赵飞云决定赌一把,把枪不管三七二十一,以自己为中心,向四周就扫开了。“我就不信你在这种无差别的扫射下还能藏得住。”赵飞云恶狠狠的想道。果然,散布在尘土中的精神力突然感知到了一个人形大小的物体向自己身后高速冲来。赵飞云来不急回身,一咬牙,拿出一张龙天留给他的顶级的冰封咒,狠狠的向自己脚下打去,同时很勉强的对自己施了一个最低级的精神护盾。冰封咒是一个面积性的道术,视施术者的精神力大小,威力也会有不同。以赵飞云的实力,这张冰封咒足以让方圆二十米内一切物体全部冰封。而这也正是这道术的最大的长处和短处,因为,这个道术的攻击是无差别式的。也就是说,如果施法范围内有自己人,它也是照封不误。一个十分有趣的情形出现了,赵飞云保持着施咒时的动作,身上结着大约有三公分的冰层。他身后是那杀手的冰雕,因为跑动时突然被冰封,杀手保持着奔跑的形状倒在地上,满脸不解,可能是想不明白赵飞云怎么回使出这么乌龙的道术吧。时间慢慢过去,在太阳的照射下,赵飞云和杀手身上的冰慢慢的溶化了。终于,赵飞云轻微的动了一下,而此时,杀手的手指也几乎是同时动了起来。慢慢的,杀手站起身来,而赵飞云似乎还没完全醒来。杀手一步一步坚难的向赵飞云走去,手中的短剑散发着逼人的寒芒。就在杀手离赵飞云不到五米,以为自己已经赢定了的时候,赵飞云猛的张开眼睛,露出嘲弄的神色:“你上当了。”手中暗藏的情丝在精神力的控制下,轻轻的划过了杀手的脖子……赵飞云拖着被冻伤的身体,回到了家中。推开门才发现,家里竟多了两个人。正是那僵尸和那道士美女。李翔龙正和他们谈话,见赵飞云进来时的样子,李翔龙脸色一变,急忙冲到他身边关切的问道:“你怎么受伤了?他们发现你了?”赵飞云苦笑了下:“别提了,新闻资讯差点就让人给挂了。对了,快通知龙家的人,我发现他们的窝了。”“你还是先治伤吧。”李翔龙不管赵飞云的反对,将他强行按下,用自己的精神力帮着他治伤。这种被道术或是法术造成的伤口和一般的的伤口不一样,因为包含了精神力的破坏,所以用精神力复原起来十分的困难。但在李翔龙和赵飞云两人的全力治疗下,花了大约一个钟头的时间,还是完全治好了赵飞云的冻伤和腰上的刀伤。但李翔龙和赵飞云也几乎耗光了精神力,一把瘫坐在地上。“我都说了先去端他们的窝吧,现在怎么样?咱们这样子是今天别指望能再动手了。好不容易遇上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完了!”赵飞云十分不甘的说道。李翔龙摇摇头:“仇以后还有机会报,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就不能再挽回了。”“唉!我只是不甘心啊!”赵飞云叹道。“两位,我可以帮你们在两个小时内恢复功力,但我只有一个要求。你们如果是去杀那些神圣教会的人的话,请一定要带上我去。”马雪梅突然插言说道。李翔龙和赵飞云愕然的看着马雪梅,然后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看出了对方眼中同样的不解。“这些小姐,你不是开玩笑吧?我看你的修为不象是已经突破地界了啊?”赵飞云轻咳了一声问道。要知道,如果要帮一个用尽精神力的人短时间恢复过来,至少也要到了突破地界,进入散仙级的高手才能做到。而这马雪梅如果已成了仙,别说是三个执法骑士了,就是三个普通的神族战士,杀起来也跟玩似的。也正是因为这样,两人才会这么怀疑她的话。“我的修为当然不行,但我这件法宝白玉垫却是修真人恢复功力和修练用的极品。”马雪梅一翻手掌,一个由一整块白玉雕成的坐垫出现在手中。看来她也有乾坤镯之内的法器。李翔龙和赵飞云打量着这个白玉垫,越看越心惊。这整块白玉足有上百斤,这么大的一块玉,竟然连一丝杂质都没有,单是这一点,这块白玉就已是无价之宝了。而更奇特的是,这白玉还不断的散发着丝丝的雾气,整块玉就如薄云中的明月,更添几分神秘感。马雪梅将白玉轻轻的放在地上,说道:“你们坐在这上面行功,应该一个钟头就能恢复功力了。”李翔龙试着将手放在白玉上感知了一下,只觉得通过这白玉,自己的精神力竟被放大了数倍有余。如果说平时行功时能量的流动象一条小河,那现在就象是一条大江了。倒吸一口凉气,收回手来看着马雪梅沉声道:“马小姐,你这件宝物可是修真者梦寐以求的修真法器啊。你以后还是最好不要让别人知道,以免惹祸上身。”马雪梅幽幽一叹,看着玉垫,仿佛有无限感伤:“我马家虽也算是修道门派中的一支,但因为所学过杂,加上修行的功法也只是一般,所以很少有突破地界之人。十年前,我父亲在一个山中采药时发现了一块奇异的玉石,竟能帮助修行者在练功时增加功效,大喜之下,将玉石带了回来。花了五年时间,才雕成了这个白玉垫。谁知我父亲的大弟子刘江得知了这个宝物,竟勾结了神圣教会的人围攻我父亲。父亲为了救我,拼死用五鬼搬运法将我送走,自己却……”李翔龙听得眼中杀机一闪,冷哼道:“这刘江该杀。”马雪梅含恨道:“这欺师灭祖之徒已被我父亲临死之前除掉了,但我与这神圣教会的杀父之仇却还没报。他们为了这白玉垫,一年多来更是不断的追杀我。”“放心,今天就叫他们血债血偿。”秦悔走上前,轻轻的扶着马雪梅的肩柔声说道。转头对李翔龙两人说道:“时间紧迫,两位就不要再客套了。请快行功吧。”“老大,你先来吧。”“好。”李翔龙点点头,盘腿坐在了白玉垫上。赵飞云闲坐在沙发上,等着李翔龙运功结束。看到马雪梅和秦悔的神情,这才发现两人好象有些不对劲:作为一个道士和僵尸来说,两人的样子实在是太亲密了。那马雪梅望着秦悔时的眼神,充满了绵绵的爱意,怎么看怎么象是一个热恋中的女人看情郎的样子。而那秦悔就更有意思了,眼光总是在躲躲闪闪,但时不时的又总想去看马雪梅一眼。“嗯!那个……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赵飞云对向秦悔问道。“叫我秦悔就行了。”“秦悔?这名字好怪。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问一下,你是人类吗?”赵飞云小心的问道。“人类吗?”秦悔眼神瞬间迷离了一下,好象在怀念着什么:“曾经是吧,但现在我只是个吸血僵尸。”“这世上真有吸血僵尸?”赵飞云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当然有,我就是。”秦悔淡淡的答道。“可吸血僵尸不都是害怕阳光的吗?我怎么见你在太阳下照样能活蹦乱跳的?”“呵!你听谁说吸血僵尸是怕阳光的?我怎么不知道?”秦悔轻笑道。赵飞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不是所有人都那么说吗?”“其他的僵尸怕不怕阳光我不知道,但我是不怕的。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我不是很喜欢在人群多的地方出现,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有僵尸怕阳光的说法吧。”秦悔正色解释道。“这样啊?对了,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变成僵尸的吗?是不是象电影里一样,被其他的僵尸咬到后就变了?”赵飞云似乎对这个秦悔很感兴趣,一直问个不停。秦悔闭上眼,没有出声,看神情似乎在想些什么。赵飞云尴尬的说道:“对不起,如果不方便就当我没问好了。”“没什么,只是一些事我不想再记起了。”秦悔睁眼看了赵飞云半晌,突然说道:“你跟其他人不一样。”“是吗?哇哈哈!是不是我长得很帅?”赵飞云一愣,然后很夸张的笑道。秦悔见赵飞云的样子,哑然失笑:“你真的跟其他人都不一样。这么多年,你是除了雪梅外,唯一一个在知道我是吸血僵尸后,一点也不害怕,还能和我谈笑风生的人。其他人不是被吓晕,就是拿出武器来对我攻击。而修真之人更是好象和我不共戴天一样,见我就杀。”“那你不是很惨?也难怪,电影里的僵尸太吓人了。对了,你真的只能靠吸人血为生吗?”“不,只要是血,我都能吃。一般来说,我是很少吸人血的。但不排除其他的僵尸有对人血特别感兴趣的。就象人类有的喜欢吃猪肉,有的喜欢吃牛肉,大家只是口味不一样罢了。”“是吗?”赵飞云兴致越来越高:“那不是很人没多少分别了吗?除了你们是吃生的,我们人是做熟了再吃。”“好了,别胡说八道了,快点,该你了。”李翔龙睁开双眼,站了起来。“哇,老大你这么快就好了?这玩意儿也太厉害了吧?”赵飞云惊讶的看着李翔龙。从他行功到现在还不到一个小时,要知道,平时李翔龙行一次功最少也要七个小时以上。“唔,这件白玉垫绝对是一件修真极品,咱们能有缘见到并试了一回,可以说是不枉修真一回啊。”李翔龙赞道,修行之时如果有这件白玉垫帮助,那修练的速度最少也可提高三倍以上。单是这一点,只怕是很少有修真之人会不动心了。也难怪那大弟子会不惜欺师灭祖也要得到这件宝物。“我试试,看是不是真象你说的那么厉害。”赵飞云一把坐上了白玉垫,感受到了那从未有过的强大精神能,失声惊呼道:“我的妈,好强!”急忙闭上眼专心行功。

  2008年5月8日,12年前的今天。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

posted @ 20-06-05 03:59 作者:admin 点击量:

Powered by 平码计算公式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